首頁- 新聞- 黨建- 反腐 - 新征程- 宣傳- 法制- 民生- 新農村- 視頻- 圖片- 訪談- 專題- 資料庫- 紅色博客- 論壇- 電子版-
反腐倡廉理論征文活動

同為農村建房擔責為何不同

作者: 來源:河南法制報 日期: 2014-03-25 點擊: 113566
  • 打印
  • 字號

隨著新型農村社區和新型城鎮化建設進程的逐步加快,各地農村掀起新一輪建房熱潮。由于農村建房大多為農民個人帶領的施工隊承建,且缺乏有效的監督管理,導致房屋質量和安全事故頻發。但由于建房時當事人之間的約定各有千秋,故發生糾紛后的責任承擔各不相同。

在送達判決時,法官告訴劉妻,既然樓板沒有問題,與本案有牽連的只有王某和李某。王某作為定作人將房屋承攬給李某,且雙方就建房價款進行了約定,所以王某對事故的發生也不應承擔責任。李某系負責人,其雇用的人員在施工中被砸身亡,應由李某根據過錯承擔賠償責任。

案例一安全義務未盡賠償損失有依據

2013年12月,梁某將自家的房屋以每平方米110元的價格承包給村民朱某承建。朱某承包后,雇了張某等人為其施工,約定工資按天計算。12月13日下午,張某在二樓樓板上接運料的砂漿車時,因樓板突然折斷從二樓摔下,經搶救無效死亡。因雙方就賠償問題未達成協議,張某的親屬便將包工頭朱某告上了法庭,請求法院判決朱某賠償醫療費、喪葬費、死亡賠償金等共計20萬元。

說法

我國《侵權責任法》規定:“個人之間形成勞務關系,提供勞務一方因勞務造成他人損害的,由接受勞務一方承擔侵權責任。提供勞務一方因勞務自己受到損害的,根據雙方的過錯各自承擔責任!北景钢,張某在為朱某提供勞務過程中致自己受傷死亡,且沒有證據證明張某在事故中存在過錯。朱某作為施工負責人,在房屋施工到二層上樓板過程中,在明知沒有安全保護措施的情況下,應預料到有可能引發事故,而沒有盡到對雇員人身安全保護的義務,依法應當承擔賠償責任。法院依法判決被告朱某賠償死者親屬各項損失192203.15元。

案例二請求主體有誤法院依法駁回

村民王某與包工頭李某系親戚,2013年11月,王某將房屋交給李某帶領的施工隊承建,之后王某按照李某的要求購買了水泥、樓板等建筑材料,雙方還就建房價款進行了約定。11月28日下午,李某雇用的劉某在一樓施工時,被突然斷裂的樓板砸傷當場死亡。為了推卸責任,包工頭李某與王某一口咬定是樓板質量出了問題,便鼓動劉某的妻子將生產樓板的廠家告上了法庭,要求生產樓板的廠家賠償其各種損失共計18萬元。

說法

劉某妻子的訴訟請求能否被人民法院支持的關鍵,在于生產樓板的廠家出售給王某的樓板是否符合質量要求,而不能僅憑李某、王某的言辭,就要求生產樓板的廠家承擔責任。我國《侵權責任法》第四十一條規定:“因產品存在缺陷造成他人損害的,生產者應當承擔侵權責任!北景附泴彶,樓板廠生產的樓板質量合格,也就是說生產樓板的廠家不應承擔賠償責任,劉妻在本案中選擇的訴訟主體錯誤。由于劉妻堅持自己的請求,法院經審理依法判決駁回了劉妻的訴訟請求。

案例三建房不慎被砸傷自由裁量各擔責

2013年12月8日,村民孫某將二層樓房承包給馬某的施工隊施工,雙方約定每平方米106元。合同簽訂后,馬某在周邊村莊組織趙某等13名村民為其施工。12月26日下午,馬某在檢查施工架子時發現不夠牢固,便安排趙某進行加固,但趙某沒有按照馬某的要求去做。施工過程中,架子傾倒,將趙某的右腿砸傷,花去醫療費2.6萬元,經鑒定構成九級傷殘。因要求賠償無果,趙某便將孫某、馬某起訴到了法院,要求二人賠償其醫療費、殘疾賠償金等共計9.6萬元。

說法

我國《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人身損害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》規定:“承攬人在完成工作過程中對第三人造成損害或者造成自身損害的,定作人不承擔賠償責任。但定作人對定作、指示或者選任有過失的,應當承擔相應的賠償責任!北景钢,孫某與馬某之間系承攬合同關系,綜合本案,孫某對事故的發生不應承擔責任。趙某作為施工人,與馬某之間構成勞務合同關系。馬某在組織施工時應當預料或者防范事故的發生,但未采取任何安全保護措施,對于趙某的受傷應負相應的責任。趙某作為完全民事行為能力人,在施工中缺乏保護意識,在馬某要求其對施工架子進行加固的情況下,沒有積極采取加固措施,也應對自己受傷承擔一定的責任。在調解未果的情況下,法院判決馬某賠償趙某經濟損失的70%,趙某自行承擔30%。

[責任編輯:黃逢春 ]

相關報道

標簽:

新聞熱詞

廉政
48小時點擊排行
河南黨建網,河南黨建網所屬單位,河南網絡電視臺,網絡電視臺,安裝河南網絡電視臺,河南建設網絡電視臺,河南網絡電視臺直播,河南軍事網絡電視臺,網絡電視臺直播,cntv中國網絡電視臺,中國網絡電視臺下載,中國網絡電視臺客戶端,中國網絡電視臺,縣委書記訪談,書記訪談,區委書記訪談,市委書記訪談大學生,鎮黨委書記訪談,鄉鎮黨委書記訪談,書記訪談的請示,鄉鎮書記訪談,河南書記訪談,市委書記訪談,政法委書記訪談,創先爭優書記訪談,共產黨員博客,河南網上問政,網絡問政平臺,河南網絡問政平臺
南阳| 琼中| 呼伦贝尔| 平潭| 焦作| 莒县| 赵县| 东台| 通辽| 改则| 济南| 金坛| 通化| 乐山| 张掖| 如皋| 陕西西安| 宁国| 开封| 六安| 厦门| 澳门澳门| 温州| 沭阳| 迁安市| 和田| 海北| 黄山| 巴中| 毕节| 铜川| 吉林长春| 忻州| 慈溪| 衢州| 漯河| 三河| 滕州| 文昌| 库尔勒| 日喀则| 广饶| 阿勒泰| 山南| 五家渠| 抚顺| 汝州| 灌南| 新乡| 澳门澳门| 襄阳| 四川成都| 伊犁| 海北| 澳门澳门| 湖南长沙| 广安| 鹤岗| 黑河| 海西| 山西太原| 惠州| 阿勒泰| 燕郊| 邵阳| 鄢陵| 滨州| 台湾台湾| 周口| 揭阳| 新泰| 绥化| 内江| 沧州| 禹州| 大连| 五家渠| 绵阳| 汉川| 乐清| 邢台| 东营| 宁国| 瑞安| 济南| 莒县| 赵县| 吕梁| 镇江| 遵义| 临猗| 江苏苏州| 黄南| 扬中| 株洲| 安岳| 黑河| 湖北武汉| 泗洪| 义乌| 娄底| 阿拉尔| 长治| 陵水| 池州| 大连| 乐清| 邯郸| 昭通| 任丘| 三亚| 五家渠| 呼伦贝尔| 湘潭| 燕郊| 义乌| 海拉尔| 诸城| 绵阳| 禹州| 和田| 阜新| 柳州| 东台| 灌云| 滁州| 衢州| 本溪| 高密| 秦皇岛| 盘锦| 吕梁| 内蒙古呼和浩特| 海南海口| 芜湖| 十堰| 扬中| 曲靖| 甘孜| 鄢陵| 海宁| 烟台| 建湖| 吐鲁番| 石嘴山| 义乌| 常州| 玉环| 新疆乌鲁木齐| 余姚| 凉山| 琼海| 济宁| 庆阳| 项城| 沭阳| 晋江| 阿勒泰| 东方| 内蒙古呼和浩特| 防城港| 韶关| 龙口| 儋州| 禹州| 德州| 普洱| 西双版纳| 泸州| 新沂| 枣阳| 平潭| 自贡| 公主岭| 南京| 广汉| 宁德| 黔西南| 顺德| 黑河| 黄山| 南平| 荆州| 哈密| 铜川| 塔城| 河源| 湖州| 东海| 丽水| 赵县| 达州| 桐城| 鄂尔多斯| 抚州| 台山| 眉山| 佛山| 玉树| 锡林郭勒| 安岳| 濮阳| 青海西宁| 雄安新区| 钦州| 内蒙古呼和浩特| 营口| 曹县| 定西| 赣州| 贵港| 漯河| 定西| 菏泽| 东阳| 宜都| 驻马店| 鹰潭| 明港| 阿勒泰| 茂名| 贵港| 双鸭山| 黄石| 清徐| 岳阳| 伊犁| 新乡| 阿坝| 南阳| 金华| 遵义| 伊犁| 盐城| 温岭| 黑河| 桐城| 平凉| 偃师| 贵港| 衡水| 丽江| 惠州| 日土| 鹤壁| 宁波| 龙口| 衡水| 柳州| 阿拉善盟| 昌吉| 辽阳| 杞县| 莱州| 宁国| 寿光| 哈密| 阜新| 昭通| 桂林| 阿里| 浙江杭州| 张家口| 武夷山| 徐州| 天门| 鹤壁| 西藏拉萨| 泰兴| 如皋| 广西南宁| 鸡西| 定安| 萍乡| 香港香港| 桐城| 丽江| 河池| 安岳| 济宁| 日照| 潍坊| 昌吉| 如东| 三亚| 阿拉尔| 石狮| 乐清| 巴音郭楞| 柳州| 张家口| 东海| 盐城| 哈密| 海安| 吴忠| 霍邱| 诸暨| 荆门| 鄢陵|